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

一身的皮夹克意思 酷文化代表之皮夹克上位史

温柔甜美如新垣结衣也想做个酷女孩啊!

其实,她只需要一件酷女孩的非正式制服——黑色皮夹克。

本季的日剧《我们无法成为野兽》里,有一段剧情超可爱哒。

Gakki饰演的30岁OL深海晶因为太乖了嘛,工作中就屡屡被人欺负,上司啥破事都找她,同事也啥活都交给她,因为她拒绝不了人,只能一个人乖乖承受一切疲惫。

一次回程的地铁恍惚间的她差点撞了上去,这也才打开了她内心的呼喊:

“如果可以像野兽一样自由生活就好了!”

而变身野兽的第一步,Gakki选择脱掉了往常那身干练、正式而得体的粉白色OL套装。

踏着高脚靴、挂上黑墨镜,再来一件黑色皮夹克在身,Gakki来到公司,就这样从小绵羊变身成了同事口中的“叛逆女”。

©《我们无法成为野兽》,从乖乖女孩到酷女孩的造型变化

男主角松田龙平一开场就说,不喜欢她那完美无瑕的笑脸,因为她原本是那种即使再疲惫也嘴角上扬的人。

但这一次,Gakki严肃地将“拒绝”甩给了老板。

换个造型还不简单嘛,但不简单的是,因此带来的做自己的勇气。

酷文化代表之黑色皮夹克,为什么说它酷呢,可能就因为它真的能让人变酷。

谁能想到,若干年前,皮夹克也曾是正派含义的代表。

它首先是作为军用出现,早在一战时,德国军方看中皮革面料的防风与保暖功用,于是将其做成了皮夹克发放给飞行员用。

到二战时,除了飞行员,它也成了整个欧洲部队很多官兵的标配。

战后,美国还曾将其作为警察制服使用过一段时间,它的形象那会也是真的正气,没人会将它和叛逆两字联系在一起。

©早期穿皮夹克的飞行员

转折点出现在战后的机车一族。

战后的英国,随着配给制度的取消,经济的复苏和工人阶级青年的增多,以及城市道路的发展,摩托车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早在1928年,以设计军用皮夹克起家的美国品牌Schott就开始推出专门的机车夹克。

但到50年代,以“Perfecto”命名的机车夹克终于才开始风靡一时。

这缘于一部电影,1953年公映的、马龙·白兰度饰演风流不羁浪荡子的[飞车党]。

[飞车党]被誉为“摩托公路片”的始祖,讲的是白兰度饰演的Johnny以“黑色反叛摩托车俱乐部”为据点,带领一群机车党在小镇肆意妄为的故事。

©[飞车党]剧照

电影的原型是一群战后失业的飞行员,他们身着机车夹克、跨上哈雷摩托进城造反。

“我们曾经是英雄,但如今谁也不需要我们了”。

被问到“嘿,Johnny,你们到底在反叛什么啊?”他们答:“你们有什么,我们就反叛什么。”

他们沉溺在速度和机车带来的快感里,通过肆意破坏发泄着一切苦闷和不满。

电影里的成年人评价他们说“是他们让人们相信所有骑机车的人都是疯子”。

但戏里戏外,他们都是美国战后青年一代的英雄。

不过,如果要说白兰度是战后青年一代反叛形象的鼻祖,那一定是穿着机车夹克的白兰度。

©[飞车党],穿皮夹克的马龙·白兰度

他当时是通过和真正的飞车党接触,学习他们的着装,才将这样黑暗落魄又硬派不羁的黑色皮夹克穿上了银幕。

《纽约时报》在当时的评论中为片中那“奇异的服装”感到痛心疾首和深刻惋惜。

结果,白兰度当时穿的那一款Schott Perfecto一夕爆红,销量暴增,又接下来影响了银幕下的机车党风格。

片子流到英国时,英国当局深感恐慌,于是有了对本片长达14年的禁映。

但片子可以禁,相关的飞车党青年亚文化早已蓬勃发展了起来。

到了60年代初期,英国飞车党在青年人中的影响越来越大,这帮人逐渐有了名字——

他们被称作洛克帮(Rockers),因为也常出现在咖啡店附近,还得名Cafe Racers,或直接称他们Leather boys。

©在咖啡店前的洛克帮

洛克帮在精神上承袭50年代的青年群体泰迪男孩(Teddy boys),但他们比之更激进暴力。

在媒体形象上,他们常常被和麻烦划上等号,比如和另一群体Mods的混战。

但实际上,这些人最多的活动是每天骑车在咖啡馆前聚集,互相“炫耀”自己的摩托,或进行一些以咖啡馆为中心的公路比赛。

毫无疑问,他们清一色的穿黑色皮夹克。

64年的电影[皮革男孩]大概是最早描述这个群体的电影之一,伦敦男孩雷吉既是洛克帮的一员,也是尚未发现自己性向的一个深柜。

而后来的[四重人格]则重点聚焦在洛克帮和Mods群体的矛盾冲突上。

©[皮革男孩]海报

但这些电影里,洛克帮所穿的非正式制服黑色皮夹克都是必备,伴随着天真而粗野、危险也孤独的男性气质。

可以说,是黑色皮夹克定义了机车族,也是机车族成就了黑色皮夹克。

50年代,[飞车党]正热之时,美国很多学校禁止学生穿皮夹克去上学,要不等着的就是处分;

60年代,法国服装设计师圣罗兰因为致敬左岸文化的皮衣系列而丢掉了自己迪奥掌门人的工作。

彼时,黑色皮夹克的危险气息仍重重叠叠。

所以当披头士初出道时,穿了一身量体裁制的全套皮衣,甚至戴上了皮质长手套,在汉堡的地下小酒吧里演出——

虽然彼时他们还未引起人注意,但经纪人已经觉得这个形象不对。

©披头士的早期皮夹克造型

事实上,就连他们的乐队名“The Beatles”都是从[飞车党]中一个帮派名“The Beetles”演化而来。

不过,他们黑色皮夹克的形象时期只是转瞬即逝,因为他们很快找到了更合适的乖乖少年造型。

对机车党的黑色皮夹克的继承,还是要交给朋克来完成了。

当洛克帮在英国青少年间掀起不小的影响时,他们那充满禁忌感的机车元素立马吸引了伦敦一家名叫“SEX ”店的注意。

薇薇安·魏斯伍德,了解朋克历史的人都清楚,是她给予了朋克一个清晰的面貌。

破烂T恤、安全别针、铆钉、皮夹克、卐字符...朋克的视觉形象多来自这位被称为“朋克时尚教母”的民间设计师。

也是她和她的男人同时兼乐队经理的马尔科姆·麦克拉伦,一手将性手枪推上了历史的舞台。

©朋克乐队性手枪

当性手枪乐队第一次以这般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英国的小报上都充斥着唾弃般的描写,一家报纸这样写道:

其效果看上去像地狱天使出现在[发条橙]的噩梦中。PUNK一词,原本就是用来唾弃小混混时的鄙视用语,和黑色皮夹克那底层、不良、暴徒、危险的印象倒是不谋而合。

黑色皮夹克立马给朋克运动提供了一身完美的存在主义斗士战衣。

性手枪主唱约翰·莱顿回忆起当年情形,就说过:

那时的大街上四处是穿着皮夹克的炸弹。除了性手枪,还有乐队雷蒙斯,更是以万年不变的蘑菇头、皮夹克造型撑起了完美代言人的角色。

乐队吉他手约翰尼·雷蒙在自传中回忆,早在乐队成立多年前,他就已经是黑色皮夹克的忠实拥趸。

后来,四人把名字都改成了雷蒙,留同样的蘑菇头,穿同样脏兮兮的破洞牛仔搭配从不离身的黑色皮夹克。

©朋克乐队雷蒙斯

鼓手马奇·雷蒙在世纪初曾经来过中国演出,当时,已经略有些发福的他仍然穿了一件黑色皮夹克。

即使夏天再热也不脱下皮夹克的他终于被记者问道这个问题,他回答说:

黑色皮夹克就是我的皮肤。就是我的范儿。有意思的是,从白兰度的[飞车党]到朋克运动,其实他们的精神一脉相承。

早期《PUNK》杂志就写过一篇名为《马龙白兰度——最初的朋克》的文章,里面写:

他们诞生于对社会和政府的反抗,近乎危险地自我放纵,向往一种没有方向的生活。而黑色皮夹克,恰好是如此完美的承载体。

自从黑色皮夹克为叛逆文化代言,似乎它就是生来属于男人的专属。

但实际上,黑人、女性、性少数群体都曾依托过黑色皮夹克来实现自我宣言。

尤其是70年代过后,皮夹克的中性潜质愈发被发掘出来,很多敢想敢为的女性都把皮夹克穿出了花样。

其实,早在1931年的电影[羞辱]中,玛琳·黛德丽就曾穿上过男性皮夹克,她的中性装扮也曾风靡一时。

©[羞辱]中的玛琳·黛德丽

但70年代,才是属于新新人类的时代。

帕蒂·史密斯、琼·杰特、黛比·哈利、苏西·奎特萝...一众摇滚女星纷纷披上了属于自己的皮夹克。

苏西·奎特萝尤为著名,这个来自底特律的硬摇滚女子,其标志性的舞台装扮就是一身皮衣牛仔劲装。

苏西也向音乐届和时尚界证明了:即使是小个子女性,也可以不修边幅地穿皮夹克、骄傲地唱歌、弹贝司。

©从左到右,分别是苏西·奎特萝、帕蒂·史密斯和琼·杰特

她的皮衣形象如此深入人心,以致于她在当时的热门情景喜剧《欢乐时光》中客串时,她的角色名字就叫Leather Tuscadero。

而也有很多人将她称为1990年代女孩暴动运动的先导。

除了女性开始穿皮夹克,它也成了黑人力量所谓“黑豹党”的半官方制服。

70年代,黑豹党是主张以暴制暴、争取黑人权利的一个激进组织。

他们是黑人社区的明星,常常穿着统一的黑色皮衣制服,头戴贝雷帽,个个带枪,在黑人社区里游走,和警察斗争。

©黑豹党

此后,所有黑豹党的支持力量,都愿意穿上那一身标志性的黑色皮夹克。

而性少数群体则喜欢通过皮衣,表明自己的独特身份,发展出了一种皮革亚文化,被称为“皮革族”。

总之,对于想要颠覆传统、追求革新的新新人类而言,黑色皮夹克永远是第一选择。

因为,它意味着一种精神力量:变酷,从外表到内心。

相关阅读